0371-6777 2727

新阅读时代出版质量之“疾”如何医?

更新时间:2019-09-08

  从床头到案头,从餐桌到公园、超市,从地铁到高铁,从清晨到午夜,人们随时随地可以浏览信息,无时无刻不在阅读文本。在这样一个新阅读时代,纸质书作为最传统的人类文化载体,还在源源不断地为社会提供知识涵养;出版社作为最专业的图书生产机构,仍然严格把守着文化供给质量的大门。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我国出版业距离高质量发展还有多远?如何根治种种行业顽疾?怎样加强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的融合,确保出版业始终与时代同向同步,焕发新的生机活力?

  近日,由民进中央主办,民进中央办公厅、民进中央出版和传媒委员会和民进上海市委会承办的开明出版传媒论坛暨第六届上海民进出版论坛在上海举办。与会专家围绕主题“推进出版传媒业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协力回应出版行业的“时代之问”。

  8月的空气里飘荡着阵阵书香。在这个盛夏,2019上海书展、第26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相继开幕。它们既是读书人的节日,也是做书人的节日。

  以上海书展为例,今年全国500余家出版单位齐聚上海,参展的图书品种达16万种。依托“首发机制”,各大出版社以8月为节点制作重点新书,在上海书展首发,以此为起点推向全国市场,掀起了一股出版热潮。

  事实上,经过70年的发展,我国出版业规模不断壮大,竞争力不断增强,一个比较完备的现代出版体系基本成形。

  据参加此次论坛的中共中央宣传部出版局副局长许正明介绍,我国年出版图书50余万种,期刊一万余种,报纸近2千种,音像电子出版物3万余种。同时,以网络文学、网络游戏、网络音乐等为代表的数字出版业快速发展,2018年产值近8千亿元。

  然而,许正明接着说:“我们是出版大国,还不是出版强国。”他表示,出版领域仍然存在不少问题,如产业整体实力和竞争力不强;精品力作不足,有数量、没质量的高原和高峰现象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原创能力较弱,重复出版、跟风出版现象严重;市场秩序有待规范,价格乱象、侵权盗版依然比较严重等等。

  在上述制约出版业高质量发展的因素中,侵权盗版现象最为常见。例如去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举办了“巴金作品《家》《春》《秋》维权通报会”,针对各种盗版巴金“激流三部曲”的行为展开维权行动;《红星照耀中国》书名译名引发人民文学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和长江文艺出版社三家机构的版权之争;“童话大王”郑渊洁实名举报盗版图书,警方查明制销盗版图书100余万册,涉案金额高达1000余万元。

  这些远远不是个例,因此,出版社维护作家权益、自身专有出版权和市场秩序的责任变得尤其重大。

  菜谱不好卖怎么办?买一口炒锅,就送一本菜谱——当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听说这一营销“妙招”时,不由感到一阵心酸。而对大部分人来说,在互联网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图书大幅打折甚至沦为赠品的现象早已司空见惯。

  “从2011年到2019年,电商在我们零售图书市场的占有率从30%一直上升到70%。”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介绍。网络书店正以猛烈势头超越实体店,成为最主要的图书销售渠道。根据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的图书零售市场报告,2019上半年全国整个图书零售市场继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与保持较高增速的网店渠道相比,实体店继续呈现“负增长”,同比下降11.72%。

  低折扣率是网店渠道保持高增速的重要原因。数据显示,在不计算满减、满赠和优惠券等活动的情况下,2019年上半年网店渠道折扣为6折。在网店巨大的价格优势面前,实体书店的传统优势渐渐式微。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

  郑重认为,“在这样的格局下,我们的市场被电商所绑架,被资本所绑架,被低折扣所绑架。”

  低折扣会带来哪些影响?一方面,电商平台上的折扣过低,意味着出版社的发行价格更低,这种恶性循环将导致出版社利润越来越少,经营无以为继。

  另一方面,图书承载着文化价值,并非一般商品。正如于殿利所说:“把文化产品随意赠送,让出版产业沦为其他企业的附庸,这是一种以摧毁文化创造力为代价的互联网经济。”

  对此,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提醒出版人要作出反思。于殿利则呼吁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主管部门对图书价格进行调控,遏制网络书店的无底线打折和赠送行为破坏行业生态。

  日本在这方面提供了重要参考。据报道,日本仍为书籍、杂志、报纸、音乐软件保留“再贩卖价格维持”制度,允许出版社等机构规定书籍、杂志等出版物的价格。在一定时间段内,书店等销售渠道必须按此价格销售,不得擅自降价。这一规定不仅保障了出版社的利益,还有助于推动文化繁荣和出版多样化发展。

  传统出版正面临着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多重压力。与此同时,新兴出版的制作与出版技术日趋成熟,图书数据库、电子书、有声书、AR/VR图书等数字产品引起了广泛关注。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8年,超过半数成年国民倾向于数字化阅读方式,近三成的国民有听书习惯,移动有声APP平台已经成为听书的主流选择。

  喜马拉雅FM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在线移动音频分享平台,目前用户数量突破4.8亿,播放量最高的《明朝那些事儿》已有1.7亿人次收听。除了有声书以外,人们可以快捷地找到余秋雨的中国文化必修课、马未都《国宝100》、李银河说爱情等知识栏目,付费后就能收听相应音频。

  从2016年开始,这种知识付费模式越来越深入人心。果壳网付费应用“分答”、知乎、喜马拉雅FM、樊登读书会纷纷推出知识服务产品,将知识通畅无阻地送到每个用户身边。

  从本质上来看,知识付费并非新鲜事物,而是出版业赖以存在的核心机制。当下的知识付费大潮可视为对行业传统的回归和升级。就像郑重所说,“知识付费的兴起,是对我们出版业一种反哺。”

  怎样进行反哺?2015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印发了《关于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坚持正确处理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关系,以传统出版为根基实现并行并重、优势互补、此长彼长;坚持强化互联网思维,积极推进理念观念、管理体制、经营机制”等要求。

  喜马拉雅副总裁周晓晗在论坛演讲中表示:“我们是出版界的一个补充,一个延伸,一只手,一根毛细血管。”如她所说,音频等知识产品能够提供大量碎片化信息,却填补不了深层次阅读的匮乏。但是正因这种先天缺陷,这些新媒体平台成了相关图书的销售渠道,展现出较强的“带货”能力,对知识价值的强调也在一定程度上消弭了因图书无底线打折带来的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新兴出版在推动传统出版转型升级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董事长、社长王焰认为,出版社要从内容提供商向内容服务商转变。比如在教育出版领域,可以为学生提供“定制考卷”等个性化服务,推动新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

  不论传统出版还是新兴出版,尊重知识的“无价”与“有价”,整合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始终是实现出版业高质量发展的题中之义。什么是高质量发展?郑重社长告诉我们:“第一,高质量意味着内容品质更高,品味更高,这是社会效益;第二,高质量意味着产品品相更好,市场品牌更好,这是经济效益。对于一个产业来讲,两个效益是高度统一的。”

  新学期第一周,位于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双龙镇的十八洞小学书声琅琅。这所苗寨深处的山村小学目前有2名教师,设立学前班、一年级和二年级,共有学生22名。新华社记者 陈泽国 摄十八洞小学一年级学生杨韩雪在下课后打扫教室卫生(9月4日摄)。

  9月5日,在斯里兰卡科伦坡,处于始发状态的盾构机在地下排水隧道工程现场就位。由中国石油管道局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地下排水隧道工程5日正式开工。新华社记者 唐璐 摄

  9月4日晚,在意大利雷焦艾米利亚市,中国杂技团演员表演杂技。由中国侨联主办的“亲情中华”慰侨演出4日晚在意大利雷焦艾米利亚市政歌剧院举行。由中国侨联主办的“亲情中华”慰侨演出4日晚在意大利雷焦艾米利亚市政歌剧院举行。

  9月5日,在越南首都河内,一所小学的师生参加开学典礼。当日,越南全国逾2400万名学生迎来新学年。新华社/越通社9月5日,在越南首都河内,一所幼儿园的儿童参加开学典礼。

  美国官员说美国正与也门胡塞武装对线日,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美国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戴维·申克尔(右)参观一处军事设施。美国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戴维·申克尔当天参观了位于沙特首都利雅得以南约80公里的一处军事设施。

  黄河岸边,吕梁山上,一位老师,六名学生,组成了一所特殊的“麻雀小学”。今年39岁的王福平从2001年开始乡村教师生涯,先后在高家沟乡的多所乡村小学任教。在条件艰苦的乡村小学里,乡村教师王福平不离不弃的坚守,让山里娃有了学习的机会。

  近年来,江苏省昆山市大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打造农村生态宜居环境,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发展活力增强的良好局面。新华社记者 林善传 摄在河北省故城县郑口镇果子口村化肥农药减量增效示范基地,工作人员操作无人机给小麦施肥(4月1日摄)。

  这是9月4日在新疆塔城地区巴克图口岸拍摄的丝路文化商品城外景。巴克图口岸位于中国西北部新疆塔城地区与哈萨克斯坦交界处,距离塔城市12公里,已有200多年通商历史,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重要节点之一。

  8月23日,游客在上海市南京路步行街上排队购买现烤现售的散装月饼。平价的散装月饼受到消费者欢迎。新华社记者 陈飞 摄8月23日,游客在上海市南京路步行街上排队购买现烤现售的散装月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