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6777 2727

3·15调查:她和家人朋友入群在“理财App”投资

更新时间:2019-07-30

  3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全国两会“部长通道”上表示,这些年有很多金融乱象,这些乱象许许多多都打着金融创新、科技创新这样的旗号,实际上做的是非法集资、非法融资、非法吸收存款、乱设机构、乱办金融业务的活动,这是非常有害的。

  3·15来临之际,河南商报报道了弘山财富、道缘新能源等投资理财App关闭跑路的事情,从那以后,我们接到读者反馈,普金宝、亚诺财富、温特宝、聚拍拍、恒鼎投资、众创财富、乾商投资等近20款App也出现了类似问题。

  这些App打着“理财”的名义,通过不同形式的包装,让不少投资者都“难以自拔”。

  那么,网络投资理财App为何问题频发?高额回报诱惑背后都藏着哪些陷阱?消费者应怎样擦亮眼睛避免上当?投资者发现平台关闭后,又该咋维权呢?

  为此,河南商报特推出3·15重磅调查报道——“鱼龙混杂的投资理财App”。

  河南商报之前关注的弘山财富、道缘新能源,都是以工程项目为“噱头”引诱用户投资。记者在调查发现,除了工程项目,不少App还给理财包装上五花八门的模式,以下面四款理财平台为例。

  “我们遇到的App诈骗,跟你们报道的道缘新能源一模一样。”在河南商报刊登道缘新能源App诈骗被立案后,有超过20位普金宝App使用者打来投诉电话。

  山东东营的朱女士说,去年12月初,她通过一个名为“零易购”的网站,获知并下载了普金宝App。“光我自己都投进去了15万元。”朱女士说,普金宝里边的项目都是新能源项目,投资后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里获得丰厚利息。

  朱女士在普金宝的投资,前期获得了一些回报。可惜好景不长。今年1月19日,朱女士打开App准备提现,发现无法正常操作。“当时就提示系统升级、银行升级,中午12点可以解决,后来又推到下午3点,然后推到凌晨12点,然后推到第二天上午8点。”

  1月20日上午8点多,朱女士再次打开App提现,发现平台已经提示恢复正常。“说是恢复正常,可提现时系统一直显示正在处理,就是提不了。到了10点多,就彻底打不开了。”

  来自辽宁的李女士说,如果亚诺财富App不是打着股票托管的旗号,她也许就不会拉着家人朋友一起投资,合起来被这款理财App“坑”了近30万元。

  李女士介绍,在2019年1月,一个名叫“徐文博”的人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广告,称亚诺财富智能托管股票,每天保底2%的收益,而且每天买入的股票可以在新浪财经上查询。

  李女士说,自己跟叫“徐文博”的人互加了微信,被拉入一个微信群。2019年1月23日这天,李女士开始在亚诺财富App上投资。“能看到股票来源,2%的收益也还算正常,感觉挺靠谱。”

  亚诺财富宣称,每天买入国内正规上市公司的股权,注册App后,首次最少充值1100元,100元是激活账号的费用,另外的1000元是本金,充值后不用管理,每天可享受2%的固定收益。

  而李女士说,只要推荐5个人注册就能成为经纪人,每推荐一个人,就能有100元收益。而徐文博所说的“100元激活账号的费用”,便是这个用途。在李女士的推荐下,她的家人朋友共计投入近30万元。

  但是,就在2019年2月23日凌晨,亚诺财富的微信群突然解散,App也显示“页面错误”,李女士意识到,可能被骗了。“每天在新浪财经上查的股票都是暴涨,但现在才反应过来,股票也许是真的,但亚诺可能根本就没帮我们买,而是利用股票暴涨的幌子,忽悠我们投钱。”

  去年11月初,新疆石河子市的刘女士在朋友的推荐下下载了一款网络打卡App温特宝。

  “30元起步,上不封顶。”刘女士说,想要打卡就必须付一定的本金,然后每天早上6点~9点打卡后,App就会随机给一定的分红。“一般都是在1%以上,打一段时间卡后,本金就能收回,接下来就是净赚。”

  “只要账户余额在10000元以上,就可以通过VIP通道选择免打卡模式,也能分红。”也就是说只要投入10000元以上,所谓的打卡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这虽然是打卡App,我其实更多的是当作投资理财来看待的。”刘女士说。通过受害者组成的维权QQ群,河南商报记者联系了多名受害者,他们都表示看重的是分红,而不是打卡。

  意外发生在今年1月,刘女士像往常一样打开App查看分红情况,可却发现打不开了。

  安徽安庆市民陈女士向河南商报记者反映称,自己在一款名为聚拍拍的App上“投资”了30000多元,想要赚取一些广告收益,可是钱全部打水漂了。

  “这看上去是一个购物网站,现在想想购物应该只是个噱头。”陈女士说,聚拍拍上,除了购物以外还有一种托管模式,正是这种托管模式让很多人投入了大量的资金。

  “所谓的托管,就是我们花钱在App上购买商品,但平台并不真给我们寄送,而是过一段时间后将本金还给我们,同时返还一定的广告收益。”陈女士说,托管时间从三五天到二三十天不等,时间越长,获得的广告收益就会越丰厚。

  “谁会真的在这个App上购物啊,我们都是冲着托管来的。”陈女士说,在受害者组建的微信维权群里,大家投入的钱少则几千元,多则十多万元。

  “元宵节前期,App推出了很多广告收益非常丰厚的商品。我们很多人都投入了一大笔钱。”陈女士说,在投入了大量资金后,2月18日,受害者们发现App无法正常打开了。

  今年2月下旬,被誉为当代最牛投资者之一的巴菲特旗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发表了一年一度的致股东信。

  信中提到,2018年伯克希尔每股账面价值的增幅是0.4%,大幅弱于2017年同期的增幅23%。记者发现,即便是23%的增幅,在被投诉的App承诺利润面前都相形见绌。

  以温特宝为例,每天打卡得到的分红都在所投金额的1%以上。即便是按照1%算,也只需要100天就能收回成本,一年打卡360天,利润达到260%以上。

  “我最早投了200元钱买了新手项目,获得了十几元钱利润,然后又投了几千元钱,也能收回利润,真没想到后边就打不开了。”在普金宝投资的朱女士说。

  和朱女士一样,在这些App上投资理财的用户,很多前期都尝到过一些“甜头”。刚开始在平台上小打小闹,都能正常收益,可投入大量资金后,才会发现其中的猫腻。

  在这些App上理财,一些受害者其实早期是能够觉察到异常端倪的,可还有不少人在急于取回本金的时候越陷越深。

  河北石家庄的张先生在一款App上投入了几千元钱理财。当他尝试提现的时候,被告知账户累计金额必须达到100000元以上成为VIP才能提现。急于拿回几千元本金的张先生,就按照客服的意思,又充值了90000多元。原本以为这样就可以提现了,可客服又告诉他必须购买5批次指定理财项目,才能提现。

  “按他们要求买的话,得好几十万,我根本买不起。”张先生说,今年1月,他发现App彻底打不开了。

  “很多此类App不仅项目一致,连页面都做得十分相似。感觉就算不是双胞胎,也是一个爹妈生的。”山东东营的朱女士说,她很好奇,这些突然不能正常运营的App是如何生产出来的。

  实际上,河南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想要做一款类似的理财App只需要30000元就可以,而且不需要提供证件之类的材料。

  “做一款能买入、支出,有资金流向的App大概需要15万元左右。”该公司工作人员说,“八九不离十,15万元安卓、苹果都可以用。”

  而郑州一家App开发公司的工作人员朱先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App分为原生App和封装App(WebApp),两种App收费上有所不同。

  “封装App所有的东西都在服务器上,手机上只不过是快捷方式。”朱先生介绍,制作一个能够绑定银行卡,可以通过微信、支付宝付款的投资理财类封装App只需要30000元。

  “原生App所有的东西都在手机上,只是存储、计算在网上。”朱先生说,安卓原生App和苹果原生App开发使用的软件不同,因此需要开发两个App,费用合计68000元。

  上述上海App制作公司工作人员称,需要。“没有证件我们是不接的。你可以找一些小的工作室,他们可能会接。” 而朱先生则表示,只需要提供软件需求即可,不需要提供公司信息和证件。“绑定银行卡充值0,要求是需要有金融牌照,你没有牌照就不要做成充人民币的形式,通过积分、消费卡、消费券等形式代替一下就可以。这东西名字一换它就不一样了。”

  “如果证件齐全的话,我们可以帮你们上应用宝和苹果商城。”上述上海App制作公司工作人员说。 而朱先生则表示,公司只负责开发,不负责App上架。“你们可以自己跟商城谈。” 河南商报记者通过腾讯开放平台查询得知,理财、金融类App想在应用宝上架,开发者应具备相关的特殊资质并依法取得相关行政审批且应提供相关证明材料;通过百度移动开放平台查询得知,银行、信托、贷款、配资类App想上架百度手机助手,需提供营业执照和金融许可证,股票证券基金类App上架,除了提供营业执照外,还需要至少提供经营证券业务许可证、基金销售业务资格证书、基金管理资格证书、经营期货业务许可证、证券经营机构营业许可证、经营股票承销业务资格证书等证件中的一个。也就是说,在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等主流应用商城上架投资理财类App,都是需要提供相关企业资质的。 不过河南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多数资金被“套牢”的受害者,都是通过微信群、朋友圈、公众号、网站等地方出现的二维码、网址链接下载的App,而并非应用商城。

  根据投诉者反映情况,河南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一些理财App主要的传播渠道是朋友圈、微信公号推文、网站推文以及其他App平台上用户发布的信息。

  一位投资道缘新能源的用户反映,他是在一篇名为《过去10年错过了房地产,未来10年千万不能错过它!》的微信推文中得知道缘新能源。河南商报记者通过微信搜索相同的标题后发现,在不同微信公号平台推介的文章中,投资项目各式各样,例如影视投资、新能源投资、股权投资、共享充电宝投资等。

  共享充电宝项目理财App升平宝用户赵女士反映,她是从“财富投资网”发布的一篇名为《升平宝,一个让人安心的投资平台》的文章了解到升平宝的。巧合的是,河南商报记者在该网站上还看到了此前报道的已跑路的“道缘新能源”“弘山财富”的推广文章。

  而投资亚诺财富的多位用户反映,他们是在一款叫“随时约”的App上看到别人推送的相关投资产品信息的。

  投资亚诺财富的李女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进入“随时约”后,点击“发现”,随后点击“商机红包”,就可以在里面看到很多投资项目信息。

  河南商报记者注册“随时约”后,在“商机红包”栏内,看到很多关于投资项目的信息,“0成本”“0风险”“月入过万”等字眼充斥其中。一个名为“国晟导师”的用户发布投资信息,宣传一款互联网投资项目,称可以日赚1000元以上。

  河南商报记者体验发现,在“商机红包”栏中,只要发红包,可以随意发布项目信息,推送范围从一公里到全国不等。而在平台开通18元年卡成为达人后,其中一项特权便是:无限制发布商机红包广告,为产品拓宽市场渠道。

  各式各样的理财App层出不穷,传播渠道成为它们联系广大投资者的一个重要方式。如果在传播过程中把关不严,就会成为一些虚假理财App扩散的温床。

  按照财富投资网上给出的联系方式,河南商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通过QQ联系了该网站的工作人员,向其反馈升平宝平台关闭一事。工作人员表示,《升平宝,一个让人安心的投资平台》属于网友供稿,稿件有一些原创性,刊登上去当作网站的维护更新。

  那么,所谓的网友供稿是否经过平台的审核呢?工作人员称,有专门的编辑进行核查,编辑会在企查查上核查公司的相关信息,“可能是审核的编辑没有到专业金融平台弄清楚,给您带来的损失深表歉意。”

  这类供稿,平台是否会收取广告费?对此,对方并未予以回复。但是,河南商报记者随后发现,升平宝的这篇文章被删除。

  对此,河南商报记者采访了腾讯相关人士。 “对于用户举报较多、涉及销售假货、诈骗,微信会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和用户协议进行处理。”该腾讯人士表示,微信主要依据用户举报机制管理个人微信号的朋友圈及LBS的违法违规行为,经过核实后,会对违规个人微信号实施封禁部分功能(如禁止使用附近的人)、冻结、永久封停等不同等级的处罚。 该腾讯人士称,微信一直在持续对包括网络仿冒信息、金融欺诈、虚假电话、虚假活动、免费/低价换领、红包返利、高额返利、高收益理财、早起打卡、有偿荐股等各类典型欺诈团伙进行打击。

  收益诱人的各种理财App平台,让很多投资者深陷其中。而这些平台关由谁来监管?关停跑路后,投资者又该怎么维护自己的权益?

  对此,记者咨询了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省银保监局和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 省银保监局的一名工作人员称,“最直接就是找金管局,如何处罚、审批流程、如何鉴别、什么难点(监管)、怎么投诉,全都在他们那。” 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说,网络理财App未必等同于P2P平台,很多都是没有牌照的。一些监管部门存在“只管合法,不管违法”现象。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的监管范围只有融资担保和小额贷款公司,无法监管网络理财App。他称,说到理财App,得看卖的是什么,才能知道监管部门是谁。“比如,如果是基金,应该是证监局。”他解释,关于审批这一块,首先审批的不是产品,而是机构。“如果是证监局、银保监局、人民银行,他们都可以发一些理财产品。”只要是审查过的机构发布的理财和资产管理产品都是合规的,如果不是经过审批的机构,发布的理财产品都是违法的。 他告知,如果企业真的需要钱,发布了一个真实的项目,但是他们是不能向社会公开宣传的,如果向社会宣传,达到一定标准后,会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内部员工可以,但是不能针对不特定性人群(社会上的大多数人)。”他表示,如果是纯粹的诈骗理财平台,应直接向公安局报案。

  投诉者们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他们有的被告知要在居住地报案,有的被告知要在汇款地报案,也有的被告知需要在App所属公司所在地报案。针对他们的疑惑,河南商报记者咨询了河南省汝州市一位正在办理相关案件的赵警官,以及法律界人士、河南予瑞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华阳。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十五条的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如果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

  “一般是在案发地报案,这(出现异常的理财App)基本上是在网上转款,网上转款一般是在家里,当然就是居住地了。如果你在公司或其他地方转款,那就在案发地所属的派出所报案。”赵警官说,网络诈骗大多数情况下在哪儿汇款,哪儿就是案发地。

  而李华阳指出,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结果发生地。犯罪行为发生地,包括犯罪行为的实施地以及预备地、开始地、途经地、结束地等与犯罪行为有关的地点;犯罪行为有连续、持续或者继续状态的,犯罪行为连续、持续或者继续实施的地方都属于犯罪行为发生地。犯罪结果发生地,包括犯罪对象被侵害地、犯罪所得的实际取得地、藏匿地、转移地、使用地、销售地。居住地包括户籍所在地、经常居住地。经常居住地是指公民离开户籍所在地最后连续居住一年以上的地方。

  “根据这些规定可知,既可以到转款地公安机关,也可以到公司(出现异常的App)所在地公安机关报案。”李华阳说。

  赵警官说,首先是手机上的转款记录,然后是银行的转款凭证,还要提供对方是通过哪种途径转款的。“这些东西都有利于破案。”而李华阳也提醒,有关平台的一切资料、在平台上购买产品的情况说明等最好都能提供。

  “充值提现记录、银行流水、投资记录、借款合同、网站服务合同、固定收益类产品服务协议等都要注意保留,最好可以完整的截图,能够体现出产品的名称、产品编号、投资额度、期限等。”李华阳说。

  “网络理财App突然不能正常使用,并不一定是诈骗。”赵警官介绍,这些平台出现异常,可能是诈骗,也可能是公司经营不善。“如果确定是诈骗的话,一般都会立案,如果是经营不善,很多时候会按经济纠纷处理。”

  不过赵警官也强调,在实际办案过程中,很多时候警方并不能够直接判断出是否存在诈骗行为。

  “我们把各种材料都提供了,证据这么充分,为啥案件进展十分缓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受害者向河南商报记者询问。

  赵警官表示,此类案件在办理过程中其实并不容易。受害人的确提供了转账记录等信息,但如果是诈骗的话,很多时候App平台使用的银行卡、手机号、工商信息可能都是虚假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这一说法得到了河南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管利博士的认可。管利表示,由于交易对象未知、办公场所未知,基于网络进行虚拟交易的理财App,相比传统形式的金融诈骗破案难度更大。

  管利介绍,理财App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表现为互联网+传统经济业务,具有方便、快捷、方式灵活等特点;另一类则打着网络理财App的名义迷惑、欺骗用户,这种App往往高收益、高风险、承诺保本,即使搭载较新的载体,其实质仍是传销的网络化,比如所谓的“校园贷”。这种App给金融秩序和老百姓不太健全的投资观念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

  “承诺保本、承诺高收益,让用户以为用很少的钱就能带来高收益的网络理财项目,99%都有很大的风险。”管利提醒,国家规定理财产品不承诺保本,且利率高出基本利率4倍以上即不受法律保护,用户在选择时可与银行同类理财产品比照,一般来讲,利率高出一倍就需要有所提防。

  河南商报记者梳理目前认可度比较高的几款理财平台,在腾讯官方理财平台《理财通》首页,看到了一款推荐的理财产品,其显示,近一年涨幅为5.09%。在余额宝中,点击稳健理财,排名最靠前的一款理财产品,近一年涨幅为5.76%。而在一款市面上比较常见的理财App平台上,河南商报记者发现,比较高的期望年收益率也只是在10%左右。

  但是,在温特宝、道缘新能源、普金宝等已关闭的理财App平台上,年收益率动辄高达100%,有的甚至高达300%多,让人咂舌。河南商报记者提醒您,高利诱惑之下,请务必多个心眼,提高警惕。

  (以下分别是App发现异常时间、出现的问题、投诉人 、平台显示所属公司、 公司注册地、记者核实)

  2018年10月16日,App无法打开,投诉者:河北唐山的常先生,平台显示所属公司:南京恒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公司注册地:南京

  3月14日,南京恒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称,“恒鼎投资App”跟公司没有关系,公司并未开发任何App。

  河南商报记者致电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经侦大队,一名警官也告知,确实是南京恒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名字被别人冒用,该公司已经登报声明过。

  2019年2月23日,App打不开,投诉者:辽宁李女士,平台显示所属公司:香港股权交易咨询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暂无。

  按照投资者给出的二维码,河南商报记者下载了亚诺财富的App,但是下载成功后,显示页面错误。河南商报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查询香港股权交易咨询有限公司,没有任何信息,而在天眼查上,该公司显示仍注册,未显示法定代表人,也未显示注册资本。

  2019年2月18日,App突然打不开,投诉者:安徽安庆市民陈女士,平台显示所属公司:广州达裕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广东广州。

  河南商报记者在天眼查未查到该公司电话。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工作人员称,经实地查看,公司显示注册地没有这家公司。

  2019年1月20日,App突然打不开,投诉者:山东东营市民朱女士,平台显示所属公司:陕西普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陕西西安。

  河南商报记者在天眼查未查到该公司电话,但是,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经侦大队一名工作人员称,该公司已于去年被长春警方查封。而普金宝App直到今年年初还在运转。

  2019年1月14日,App突然打不开,投诉者:新疆石河子市民刘女士,平台显示所属公司:郑州温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河南郑州。

  河南商报记者在天眼查中并未找到该公司电话。河南商报记者到该公司注册地点实地探访,并未找到该公司。物业表示,该楼并没有所谓的202号。记者发现,现处于二楼的商铺为婴幼儿水育生活馆,店内员工介绍,该店自2016年就一直在这儿,对面曾是一家美容连锁店,半年前已关门,在此营业期间从未听说过温特文化传媒公司。

  App打不开,投诉者:陕西铜川市民柴先生,平台显示所属公司:安阳市众创金融财富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河南安阳。

  河南商报记者多次尝试拨打App截图所示客服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投诉人向记者提供了一位客服人员的手机,拨通后对方称去年12月办理的号码,经常有人打电话问众创财富事宜,但自己并不知情。随后,河南商报记者在天眼查上查到安阳市众创金融财富有限公司电话,拨通后对方称是药店,并非该公司。

  2019年2月2日,App突然打不开,投诉者:河南开封市民马女士,平台显示所属公司:西安乾商投资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陕西西安。

  3月14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App并非该公司所有,工商信息可能被盗用,去年已经报警。

  2019年1月19日,App打不开,投诉者:河南汝州杨先生,平台显示所属公司:甘肃道缘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注册地:甘肃白银。

  据甘肃道缘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金鑫称,系公司名称被冒用。河南商报记者从汝州当地的警方了解到,此案已确认为诈骗刑事案件。

  2019年1月19日,App打不开,投诉者:郑州市民杨先生,平台显示所属公司:宁夏弘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宁夏银川。

  1月22日,银川市公安局金凤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已对宁夏弘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集资诈骗案立案侦查。